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史天地 >> 江北人物
我陪船王首次回故乡
字号:[ ]???发布日期:2017-06-27???浏览次数:???信息来源: 宁波市政协文史委

李储文

  【作者简介:李储文,生于1918年,庄桥人。曾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上海市人民政府外事顾问,是一位为香港顺利回归作出重要贡献的知名外交家。本文根据访谈记录整理,原载宁波市政协文史委编《包玉刚与宁波开发开放》,中国文史出版社2008年11月第一版】

  我与包玉刚先生同庚,1918年出生于老慈溪庄桥前孔(今属江北区庄桥镇)。庄桥旧有“童姚马径张,银子好打墙”的谚语。当地人出外经商的很多。一般人家小孩十四五岁就到上海学生意,家境差一点的到宁波城里当学徒,而我家由于受大哥李志一科学救国思想的影响,比较崇尚读书。

早年,我先后就读于庄桥集成小学、嘉兴秀州中学、上海光华大学附中。1937年初,考入上海沪江大学化学系。1940年底大学毕业后,我加入基督教青年会全国协会,在上海从事学生工作。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我几经周转到重庆,并受周恩来同志指派,赴中国战时教育中心——昆明,利用自己青年会工作人员的身份,从事上层统一战线工作。期间,闻一多、吴晗、潘光旦等著名教授都是我的好朋友。1946年,受青年会全国协会委派,赴瑞士日内瓦世界基督教青年会任职。1949年后,回国担任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秘书长等职。70年代中期起,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副主任、主任。1983年,经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廖承志同志推荐,出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

  我是19836月到香港上任的,不久就认识了包玉刚先生。当时包先生已是名闻海外的世界船王,并且由于他预见到国际航运业的衰退,而成功实施“弃舟登陆”战略,先后入主九龙仓、会德丰等著名企业而成为香港工商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在旅港宁波同乡中更是享有崇高的威望。我是在宁波旅港同乡会举办的有关活动中认识包先生的。同乡会成立于1967年,到上世纪80年代初已成为香港社会一个有影响的社会团体,几乎所有著名的旅港宁波籍人士都参加了。

  我与包先生同乡又同龄,加之我大哥的关系,我们相当谈得来。他叫我为“储文兄”,我则称他为“包先生”。我大哥李志一上世纪40年代起在上海和海外从事航运业,与包先生认识比较早。可能由于这层关系,我与包先生认识不久,他就向同乡会推荐我担任同乡会名誉会长。

  小平同志1981年首次会见包先生后,他们经常见面并建立起了深厚的友情。19848月小平同志又提出“把全世界的‘宁波帮’都动员起来建设宁波”,由此极大地激发起旅外宁波人关心支持家乡建设的热情。但当时这项工作还刚刚起步,多年来造成的隔阂和陌生不可能一下子就消除。由于建国以来我们工作的失误,特别是许多极“左”的做法,极大地伤害了海外华人及港澳台同胞的感情,使他们对家乡也心存疑虑。对此包先生也不例外。尽管进入80年代后包先生多次回内地并向北京、上海等地公益事业捐款,但一直没有踏上家乡的土地。据说当时小平同志曾经劝包先生回宁波看看。

    1984年小平同志关于动员“宁波帮”的号召发表后,根据上级的意思,期间我也劝包先生回老家走走。这样,经过各方工作的推动,同年10月底,船王终于有了1949年后的首次家乡之行,并应他邀请,我陪他完成这次返乡之旅。记得我们是1028日一早从香港机场起飞的。包先生外出有个习惯,为防止意外,若有家人与他一起外出,他总是与家人分开坐机。这次我就与包先生同一个飞机,而其家人则乘另一架。由于当时宁波没有民航机场,我们只好先从香港飞到杭州,再换机到宁波军用机场——庄桥机场。从香港来的飞机相当不错,可转乘的飞机是苏式E224,不仅机身小,而且质量差、噪音大,颠簸得厉害。几年后,就是这架飞机在青岛失事。包先生碰到我说:储文兄,好险啊,就是那次我们去宁波的飞机栽在青岛啦。我听了也唏嘘不已。

    对于包先生首次家乡之旅,宁波市领导高度重视,此前相关政策落实工作,迅速开展起来,此次接待工作也做得不错,包先生比较满意,一下子就被浓浓的乡情所包围。

    到达宁波的当天下午,我们分头行动,包先生一行去了庄市钟包村,看望老家,祭扫祖坟。我们夫妇俩则去了多年未回的庄桥老家。此外包先生在宁波的活动,我基本上都参加了。当天晚上宁波市政府举行欢迎宴会,宾主相聚甚欢。

    第二天(29)下午,我们到北仑港、小港开发区参观。在北仑港区,望着碧波荡漾的深水码头,包先生为家乡拥有如此优良的港口而兴奋不已。眺望远方的舟山群岛,包先生赞叹道:好地方啊!他还对我讲了一则历史典故。他说:历史上英国人首先看上的地方不是香港而是我们的宁波。因为这里商业发达,有广阔的市场,在西方世界名声很大,所以鸦片战争后英国人向清政府提出割定海,但道光皇帝死活不同意,因为这里离北京近,对清王朝统治威胁太大,最后同意割让远离北京的小岛——香港。可见身在异乡的包先生对家乡的情况一直是相当关注的。

  这次随包先生来宁波的还有几位香港亲友,大家在老家相聚,气氛很好。记得有一次我们在一起吃饭,大家都盯上了桌子上的一道家乡菜——宁波烤菜,味道太好了!一下子就把盆里烤菜吃光了,结果再去要,几个来回不仅把厨房的库存物资悉数“扫荡”干净,招待人员还跑到职工食堂拿来“救急”。那次吃饭气氛相当活跃。

  1030日,也就是此次包先生家乡之行的最后一天,包先生相继参观了位于宁波西门外的宁波高等专科学校和位于海曙小沙泥街的他夫人黄秀英女士的老家。然后我们一行和省市领导在华侨饭店就宁波开发事宜举行会谈。会上包先生多次赞叹宁波发展前途远大,并对宁波港口建设和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表示浓厚兴趣。包先生还明确决定捐资创办宁波大学,并担任大学名誉校长。会后他欣然题词:“支持家乡建设”、“开发宁波、振兴中华”。

  当天下午,参观著名的南国书城天一阁藏书楼则为船王首次家乡之行划上了圆满的句号。记得那天在市里的安排下,我们破例登楼。包先生查阅了天一阁馆藏的《镇海横河堰包氏宗谱》。包先生的谱名“包起然”也赫然名列其中,并载明是北宋名臣包拯的第29代孙。这使船王夫妇十分高兴,我当场向他表示祝贺。包先生连连赞叹《宗谱》是“稀世之宝”,并拿来纸和笔,作了摘录。

  自198410月首次返乡后,我还多次陪包先生回宁波,但印象最深的莫过于这一次。198510月,我陪他第二次返乡,他还带了十几位英国工商界人士来考察兴办北仑钢厂的厂址。那次我们还一起参加了由万里代总理主持召开的宁波开发现场办公会议。国务院各部委和省市领导济济一堂,为宁波的开发和建设现场决策,这在宁波历史上恐怕是绝无仅有的。那天包先生在会上兴致很高,发表了很多意见。那次会议形成了许多事关宁波后来发展大局的重大决策,包先生无疑在其中发挥了特殊的作用。198810月,包先生来宁波为宁波大学校舍落成典礼和由他捐资助建的宁波市包玉刚图书馆等公益项目落成典礼剪彩。当时已从新华社香港分社离任的我在宁波迎接包先生。老朋友相见,自然分外高兴。

  经过几次返乡,包先生原来对家乡的隔阂和陌生感很快消失了,代之以对家乡建设的关注和热情。当时宁波市的工作比较得力,对宁波帮动员工作上下都很重视,且富有成效。显然,浓浓的乡情增强了包先生对家乡的情感认同,进而激发起参与家乡建设的巨大热情,一种开发宁波、建设家乡的使命感油然而生。

  包先生虽然长期生活在海外,但并没有忘记自己是炎黄子孙,他是很爱国的,对内地的事情很关心。记得有一次,他特地把我请到他的办公室,并关上门,认真地对我说:听说现在内地腐败情况相当严重,这事真让人担心。储文兄,你我都是过来人。国民党垮台,就是从腐败开始的,结果经济上完了,军事也跟着完了。不能允许腐败现象蔓延下去,你回去要向中央反映,要下决心根除腐败。这事给我的印象很深,包先生关心内地发展、真心希望祖国好起来的心迹于此可见一斑。

  包先生还是一个很讲情义的人,他与我大哥李志一都从事航运业,相互比较熟。记得有一次会面结束时,他拿出一个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张照片,对我说:你大哥是航运界的前辈,这是他和外国船东的合影,放在我这里没什么用,今天我把他找出来送给你,留作纪念。我不禁为船王的细心而感动。我大哥1949年以后,长期在海外漂泊,直至1983年去世,我们一直都没有见过面,所以这张照片对于我乃至我们全家来说都是相当珍贵的,至今我一直珍藏着。每当看见这张照片,我就会想起船王的音容笑貌……

上一篇 下一篇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